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亚健康简支T梁桥限载指标评估及验证

陈炳聪 黄海云 刘嘉玲 王海红

陈炳聪, 黄海云, 刘嘉玲, 王海红. 亚健康简支T梁桥限载指标评估及验证[J]. 工程力学, 2020, 37(S): 68-74. doi: 10.6052/j.issn.1000-4750.2019.04.S009
引用本文: 陈炳聪, 黄海云, 刘嘉玲, 王海红. 亚健康简支T梁桥限载指标评估及验证[J]. 工程力学, 2020, 37(S): 68-74. doi: 10.6052/j.issn.1000-4750.2019.04.S009
Bing-cong CHEN, Hai-yun HUANG, Jia-ling LIU, Hai-hong WANG. EVALUATION AND VERIFICATION OF LIMITED LOAD INDEX OF SUB-HEALTH SIMPLY SUPPORTED T BEAM BRIDGE[J]. Engineering Mechanics, 2020, 37(S): 68-74. doi: 10.6052/j.issn.1000-4750.2019.04.S009
Citation: Bing-cong CHEN, Hai-yun HUANG, Jia-ling LIU, Hai-hong WANG. EVALUATION AND VERIFICATION OF LIMITED LOAD INDEX OF SUB-HEALTH SIMPLY SUPPORTED T BEAM BRIDGE[J]. Engineering Mechanics, 2020, 37(S): 68-74. doi: 10.6052/j.issn.1000-4750.2019.04.S009

亚健康简支T梁桥限载指标评估及验证

doi: 10.6052/j.issn.1000-4750.2019.04.S009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51278134);广东省交通科技基金项目(201402022)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黄海云(1972−),女,广东广州人 ,副教授,硕士,主要从事桥梁结构行为研究及桥梁学科教学工作(E-mail: huanghy@gzhu.edu.cn)

    刘嘉玲(1992−),女,广东从化人,助理工程师,学士,主要从事桥梁结构检测工作(E-mail: 450376352@qq.com)

    王海红(1992−),女,湖北随州人,助理工程师,硕士,主要从事桥梁设计、检测及监测工作(E-mail: 766040304@qq.com)

    通讯作者: 陈炳聪(1980−),男,广东广州人,高级实验师,硕士,主要从事桥梁剩余寿命和组合梁桥研究(E-mail: bc_chen@gzhu.edu.cn)
  • 中图分类号: U441

EVALUATION AND VERIFICATION OF LIMITED LOAD INDEX OF SUB-HEALTH SIMPLY SUPPORTED T BEAM BRIDGE

  • 摘要: 为更合理评价亚健康桥梁剩余承载力,该文提出通过截面折减反馈计算法对亚健康简支T梁桥的应变进行控制,从而确定桥梁临界使用承载力和限载指标行之有效的评估方法。通过旧桥荷载试验实测数据与有限元模型计算结果的比值,推算其刚度折减系数,再算出亚健康桥梁折减抗弯惯性矩以及质心位置,修正有限元计算模型,进行反馈计算。通过控制应变,以折减设计荷载的方式求出桥梁内力,进而确定旧桥的限载指标。通过旧桥检测实例,验证该限载措施的有效性和该评估方法的可行性。
  • 图  1  简支梁在均布荷载作用下的下挠示意图

    Figure  1.  Deflection of simple supported beam un der uniform load

    图  2  简支梁在集中荷载作用下的下挠示意图

    Figure  2.  Deflection of simple supported beam under concentrated load

    图  3  简支T梁桥断面图 /cm

    Figure  3.  Section of simply supported T-beam bridge

    图  4  有限元模型

    Figure  4.  Finite element model

    图  5  试验载位1~3加载位置图 /cm

    Figure  5.  Test load position 1~3

    图  8  挠度测点布置图 /cm

    Figure  8.  Layout of deflection measuring points of midspan section

    图  7  跨中截面应变测点布置图 /cm

    Figure  7.  Layout of strain measuring points of midspan section

    图  8  T梁刚度削减示意图 /cm

    Figure  8.  Schematic diagram of T-beam rigidity reduction

    图  9  历年挠度校验系数变化幅度示意图

    Figure  9.  Schematic diagram of change range of deflection calibration coefficient over the years

    表  1  控制截面弯矩值及加载效率汇总表

    Table  1.   Summary of bending moment value and loading ratio of control section

    跨中载位 设计活载
    内力值/(kN·m)
    试验荷载
    内力值/(kN·m)
    加载效率/(%)
    载位1 231 39.62
    载位2 583 361 61.92
    载位3 574 98.46
    下载: 导出CSV

    表  2  2008年变形测点的实测值和计算值比较

    Table  2.   Comparison of tested result and FEA results of deformation measuring points in 2008 /mm

    测点号 数值类型 试验工况 最大弹性挠度 实测值/计算值(Se/Sstat)
    满载 卸载
    3# 实测值 −6.9 −0.1 −6.8 1.11
    计算值 −6.1 0.0 −6.1
    3-1# 实测值 −9.2 −0.3 −8.9 1.19
    计算值 −7.5 0.0 −7.5
    3-2# 实测值 −5.4 0.0 −5.4 1.26
    计算值 −4.3 0.0 −4.3
    下载: 导出CSV

    表  3  通过实测基频而得出刚度比值

    Table  3.   Stiffness ratio by fundamental frequency result

    ${f_{\rm{e}}}$ 实测值
    频率/Hz
    ${f_{\rm{stat}} }$ 计算值
    频率/Hz
    频率比值
    ${\eta _{\rm{f}}} = ({f_{\rm{e}}}/{f_{\rm{stat}} })$
    刚度比值
    ${\beta _{\rm{f}}}{\rm{ = } }{\eta _{\rm{f}}}^2$
    4.79 5.00 0.96 0.92
    下载: 导出CSV

    表  4  通过实测挠度得出刚度比值

    Table  4.   Stiffness ratio by deflection result

    测点 数值类型 满载 卸载 最大弹性挠度 实测值/计算值(ηs=Se/Sstat)
    3# 实测值 −6.91 −0.10 −6.81 1.11
    计算值 −6.11 0.00 −6.11
    3-1# 实测值 −9.20 −0.30 −8.90 1.19
    计算值 −7.50 0.00 −7.50
    3-2# 实测值 −5.40 0.00 −5.40 1.26
    计算值 −4.30 0.00 −4.30
    下载: 导出CSV

    表  5  衰减后试验荷载作用下应变测点计算结果

    Table  5.   Strain value of FE model under the reduced test load /με

    测点编号 试验工况1 试验工况2 试验工况3
    1#T梁 97 188 214
    2#T梁 112 205 257
    3#T梁 164 233 307
    4#T梁 157 220 322
    5#T梁 94 166 313
    6#T梁 65 123 269
    7#T梁 43 83 192
    下载: 导出CSV

    表  6  33.4 t重车荷载作用下应变测点的计算值

    Table  6.   Strain value of FE model under the 33.4 t heavy vehicle load /με

    测点编号 控制值
    1#T梁 209
    2#T梁 201
    3#T梁 227
    4#T梁 268
    5#T梁 143
    6#T梁 145
    7#T梁 129
    下载: 导出CSV

    表  7  33.4 t重车荷载作用下控制断面的使用弯矩 ${M_{\rm{d}}}$ 汇总表 /(kN·m)

    Table  7.   Summary of service bending moment of control section under 33.4 t heavy vehicle load

    测点编号 控制值
    支点 0.0
    四分之一跨 171.4
    跨中 212.6
    四分之三跨 168.1
    支点 0.0
    下载: 导出CSV

    表  8  2014年变形测点的实测值和计算值比较

    Table  8.   Comparison of FEA result and test result of deformation measuring points in 2014 /mm

    测点 数值 试验工况 最大弹性
    挠度
    实测值/计算值(ηs=Se/Sstat)
    满载 卸载
    3# 实测值 −6.47 0.30 −6.17 1.01
    计算值 −6.11 0.00 −6.11
    3-1# 实测值 −8.55 0.30 −8.25 1.10
    计算值 −7.50 0.00 −7.50
    3-2# 实测值 −5.70 0.20 −5.50 1.28
    计算值 −4.30 0.00 −4.30
    下载: 导出CSV

    表  9  2017年变形测点的实测值和计算值比较

    Table  9.   Comparison of FEA result and test result of deformation measuring points in 2017 /mm

    测点 数值 试验工况 最大弹性
    挠度
    实测值/计算值(ηs=Se/Sstat)
    满载 卸载
    3# 实测值 −6.52 0.2 −6.72 1.10
    计算值 −6.11 −6.11
    3-1# 实测值 −8.40 0.1 −8.50 1.13
    计算值 −7.50 −7.50
    3-2# 实测值 −5.90 0.0 −5.90 1.37
    计算值 −4.30 −4.30
    下载: 导出CSV

    表  10  在试验工况下变形测点挠度校验系数比较

    Table  10.   Comparison of deflection calibration coefficients of deformation measuring points under test conditions

    测点 实测值/计算值(Se/Sstat)
    2008年 2014年 2017年
    3# 1.11 1.01 1.10
    3-1# 1.19 1.10 1.13
    3-2# 1.26 1.28 1.37
    下载: 导出CSV

    表  11  与2008年相比较历年挠度校验系数比较变化幅度一览表

    Table  11.   Rangeability of deflection calibration coefficient over the years compared with 2008

    测点 校验系数变化率/(%)
    2014年 2017年
    3# −10 −1
    3-1# −9 −6
    3-2# 2 11
    下载: 导出CSV
  • [1] 张俊平. 桥梁检测与维修加固[M]. 北京: 人民交通出版社, 2006.

    Zhang Junping. Bridge detection, maintenance and reinforcement [M]. Beijing: People’s Communications Press, 2006. (in Chinese)
    [2] 章关永. 桥梁结构试验[M]. 北京: 人民交通出版社, 2002.

    Zhang Guanyong. Bridge structure test [M]. Beijing: People’s Communications Press, 2002. (in Chinese)
    [3] 刘自明. 桥梁结构模型研究[J]. 桥梁建设, 1999(4): 1 − 7. doi:  10.3969/j.issn.1003-4722.1999.04.001

    Liu Ziming. Study on bridge structure model [J]. Bridge Construction, 1999(4): 1 − 7. (in Chinese) doi:  10.3969/j.issn.1003-4722.1999.04.001
    [4] 李德寅, 王邦楣, 林亚超. 结构模型实验[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1996: 1−12.

    Li Deyin, Wang Bangmei, Lin Yachao. Structural model experiment [M]. Beijing: Science Press, 1996: 1−12. (in Chinese)
    [5] 宋一凡, 崔军, 赵小星. 钢筋混凝土T型梁桥裂缝特征参数与结构评估试验研究[J]. 交通运输工程学报, 2001, 1(3): 46 − 48. doi:  10.3321/j.issn:1671-1637.2001.03.011

    Song Yifan, Cui Jun, Zhao Xiaoxing. Experimental study on crack characteristic parameters and structural evaluation of reinforced concrete T-beam bridge [J]. Journal of Transportation Engineering, 2001, 1(3): 46 − 48. (in Chinese) doi:  10.3321/j.issn:1671-1637.2001.03.011
    [6] 湛润水, 胡钊芳. 公路桥梁荷载试验 [M]. 北京: 人民交通出版社, 2003.

    Zhan Runshui, Hu Zhaofang. Load test of highway bridge [M]. Beijing: People’s Communications Press, 2003. (in Chinese)
    [7] 彭志波. 城市桥梁检测与养护维修及标准规范实物全书[M]. 合肥: 安徽文化音像出版社, 2003.

    Peng Zhibo. Physical book of urban bridge inspection, maintenance and standard specification [M]. Hefei: Anhui Culture Audio Visual Publishing House, 2003. (in Chinese)
    [8] 张士金, 基于荷载试验的梁桥承载能力评估方法[D]. 广州: 广州大学, 2009.

    Zhang Shijin. Load test based evaluation method of bearing capacity of beam bridge [D]. Guangzhou: Guangzhou University, 2009. (in Chinese)
    [9] 刘鸿文. 材料力学[M]. 第4版.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4.

    Liu Hongwen. Mechanics of materials [M]. 4th ed. Beijing: Higher Dducation Press, 2004. (in Chinese)
    [10] Clough R W, Penzien J. Dynamics of structures [M]. 2nd ed. New York: McGraw-Hill, 1993: 457 − 462.
    [11] JTG D60 − 2015, 公路桥涵设计通用规范[S]. 北京: 人民交通出版社, 2015.

    JTG D60 − 2015, General code for design of highway bridges and culverts [S]. Beijing: China Communications Press, 2015.
    [12] GB 50010 − 2002, 北京建筑工业出版社, 2002.

    GB 50010 − 2002. Beijing Building Industry Press, 2002. (in Chinese)
    [13] 陈炳聪. 亚健康梁式桥承载能力研究[D]. 广州: 广州大学, 2017.

    Chen Bingcong. Research on bearing capacity of sub-health beam bridge [D]. Guangzhou: Guangzhou University, 2017. (in Chinese)
    [14] CJJ 99 − 2003, 城市桥梁养护技术规范[S]. 北京: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03.

    CJJ 99 − 2003, Technical code for urban bridge maintenance [S]. Beijing: China Construction Industry Press, 2003. (in Chinese)
    [15] JTG H11 − 2004, 公路桥涵养护规范[S]. 北京: 人民交通出版社, 2004.

    JTG H11 − 2004, Code for maintenance of highway bridges and culverts [S]. Beijing: People’s Communications Press, 2004. (in Chinese)
    [16] SZ-C-E02 − 2007, 上海城市桥梁限载标准[S]. 上海: 上海市市政工程管理局, 2007.

    SZ-C-E02 − 2007, Shanghai urban bridge load limit standard [S]. Shanghai: Shanghai Municipal Engineering Administration, 2007. (in Chinese)
  • [1] 汪炳, 黄侨, 刘小玲.  考虑多组件疲劳损伤的组合梁剩余承载力计算方法及试验验证 . 工程力学, 2020, 37(6): 140-147. doi: 10.6052/j.issn.1000-4750.2019.08.0434
    [2] 金凌志, 李月霞, 祁凯能, 何培.  高强钢筋RPC简支梁抗剪承载力及延性研究 . 工程力学, 2015, 32(增刊): 209-214,225. doi: 10.6052/j.issn.1000-4750.2014.04.S056
    [3] 李德月, 潘蓉, 孙运轮, 李易, 闫维明.  大跨半钢板混凝土简支梁承载力性能试验研究 . 工程力学, 2014, 31(5): 64-70. doi: 10.6052/j.issn.1000-4750.2013.03.0251
    [4] 刘宇飞, 辛克贵.  移动荷载激励下基于平均曲率模态的简支梁局部损伤识别 . 工程力学, 2013, 30(7): 205-211. doi: 10.6052/j.issn.1000-4750.2012.04.0227
    [5] 李慧乐, 夏禾, 郭薇薇.  移动荷载作用下简支梁共振与消振机理研究 . 工程力学, 2013, 30(7): 47-54. doi: 10.6052/j.issn.1000-4750.2012.03.0218
    [6] 徐荣桥, 陈德权.  组合梁挠度计算的改进折减刚度法 . 工程力学, 2013, 30(2): 285-291. doi: 10.6052/j.issn.1000-4750.2011.08.0557
    [7] 黄景华, 陈朝晖, 马东升, 李观宇.  简支矩形深受弯箱梁静力性能试验研究 . 工程力学, 2012, 29(增刊I): 46-52. doi: 10.6052/j.issn.1000-4750.2011.11.S013
    [8] 邓建良, 吴定俊, 李奇.  简支梁桥动力系数的移动荷载列分析 . 工程力学, 2012, 29(10): 177-183,204. doi: 10.6052/j.issn.1000-4750.2011.01.0019
    [9] 周健南, 金丰年, 范华林, 浦奎英, 许宏发.  震后地下拱结构的抗冲击波动载能力评估 . 工程力学, 2012, 29(2): 159-164,.
    [10] 周健南, 范华林, 金丰年, 浦奎英.  非均布荷载作用下震后地下拱结构抗动载能力评估 . 工程力学, 2012, 29(增刊I): 119-123,140. doi: 10.6052/j.issn.1000-4750.2011.11.S025
    [11] 石 宇, 周绪红, 聂少锋, 苑小丽.  冷弯薄壁卷边槽钢组合工字梁极限承载力计算的折减强度法 . 工程力学, 2011, 28(9): 174-182.
    [12] 秦绪喜, 刘寒冰.  均布与线性荷载下简支T梁剪力滞系数的圣维南解 . 工程力学, 2009, 26(10): 135-139.
    [13] 邵旭东, 昌 颖, 张 阳, 王皓磊.  多排预应力波形钢腹板组合挑梁承载能力试验研究 . 工程力学, 2008, 25(7): 0-117.
    [14] 阚 远, 叶继红.  索穹顶结构施工成形及荷载试验研究 . 工程力学, 2008, 25(8): 0-211.
    [15] 何晓婷, 陈山林, 孙俊贻.  不同模量简支梁均布荷载下的弹性力学解 . 工程力学, 2007, 24(10): 0-056.
    [16] 余世策, 孙炳楠, 叶尹, 应建国.  高耸钢管塔结点极限承载力的试验研究与理论分析 . 工程力学, 2004, 21(3): 155-161.
    [17] 方陆鹏, 王忠保, 富东慧, 赵志岗.  简支梁受摆杆撞击时的动荷系数研究 . 工程力学, 2003, 20(6): 171-175.
    [18] 韩重庆, 冯健, 吕志涛.  大面积混凝土梁板结构温度应力分析的徐变应力折减系数法 . 工程力学, 2003, 20(1): 7-14.
    [19] 苏木标, 李建中, 邹振祝, 王军文.  高速铁路简支梁桥有载动力特性分析 . 工程力学, 2002, 19(3): 137-142.
    [20] 毕继红, 严宗达, 康谷贻.  分布荷载下钢筋混凝土简支梁抗剪性能的研究 . 工程力学, 1995, 12(4): 47-54.
  • 加载中
图(9) / 表ll (11)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64
  • HTML全文浏览量:  89
  • PDF下载量:  13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9-04-28
  • 修回日期:  2019-12-02
  • 网络出版日期:  2020-06-01
  • 刊出日期:  2020-06-01

亚健康简支T梁桥限载指标评估及验证

doi: 10.6052/j.issn.1000-4750.2019.04.S009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51278134);广东省交通科技基金项目(201402022)
    作者简介:

    黄海云(1972−),女,广东广州人 ,副教授,硕士,主要从事桥梁结构行为研究及桥梁学科教学工作(E-mail: huanghy@gzhu.edu.cn)

    刘嘉玲(1992−),女,广东从化人,助理工程师,学士,主要从事桥梁结构检测工作(E-mail: 450376352@qq.com)

    王海红(1992−),女,湖北随州人,助理工程师,硕士,主要从事桥梁设计、检测及监测工作(E-mail: 766040304@qq.com)

    通讯作者: 陈炳聪(1980−),男,广东广州人,高级实验师,硕士,主要从事桥梁剩余寿命和组合梁桥研究(E-mail: bc_chen@gzhu.edu.cn)
  • 中图分类号: U441

摘要: 为更合理评价亚健康桥梁剩余承载力,该文提出通过截面折减反馈计算法对亚健康简支T梁桥的应变进行控制,从而确定桥梁临界使用承载力和限载指标行之有效的评估方法。通过旧桥荷载试验实测数据与有限元模型计算结果的比值,推算其刚度折减系数,再算出亚健康桥梁折减抗弯惯性矩以及质心位置,修正有限元计算模型,进行反馈计算。通过控制应变,以折减设计荷载的方式求出桥梁内力,进而确定旧桥的限载指标。通过旧桥检测实例,验证该限载措施的有效性和该评估方法的可行性。

English Abstract

陈炳聪, 黄海云, 刘嘉玲, 王海红. 亚健康简支T梁桥限载指标评估及验证[J]. 工程力学, 2020, 37(S): 68-74. doi: 10.6052/j.issn.1000-4750.2019.04.S009
引用本文: 陈炳聪, 黄海云, 刘嘉玲, 王海红. 亚健康简支T梁桥限载指标评估及验证[J]. 工程力学, 2020, 37(S): 68-74. doi: 10.6052/j.issn.1000-4750.2019.04.S009
Bing-cong CHEN, Hai-yun HUANG, Jia-ling LIU, Hai-hong WANG. EVALUATION AND VERIFICATION OF LIMITED LOAD INDEX OF SUB-HEALTH SIMPLY SUPPORTED T BEAM BRIDGE[J]. Engineering Mechanics, 2020, 37(S): 68-74. doi: 10.6052/j.issn.1000-4750.2019.04.S009
Citation: Bing-cong CHEN, Hai-yun HUANG, Jia-ling LIU, Hai-hong WANG. EVALUATION AND VERIFICATION OF LIMITED LOAD INDEX OF SUB-HEALTH SIMPLY SUPPORTED T BEAM BRIDGE[J]. Engineering Mechanics, 2020, 37(S): 68-74. doi: 10.6052/j.issn.1000-4750.2019.04.S009
  • 桥梁是城市交通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当地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都有着重要的意义,在国民经济建设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随着公路交通运输量的增长,车辆轴载及车辆密度的增大相当迅速,随着时间的推移,结构材料出现陈旧老化、桥梁养护不当等种种因素会导致已建桥梁的承载能力有所下降,从而影响桥梁的运营安全。因此,准确、定量地了解亚健康桥梁的实际状态十分重要。

    亚健康桥梁主要有结构耐久性差、结构通行能力不足、结构安全性存在潜在风险三类。本文研究的是结构承载能力不满足设计要求,存在潜在安全风险的亚健康桥梁。

    目前旧桥评定最常用的方法为静动荷载试验法,但根据国内现行规范,只能评定桥梁是否满足设计承载能力要求,而缺乏对亚健康桥梁剩余承载能力评估,也不能定量提出限载要求[1]。在实际工程中,桥梁管养单位为避免安全事故发生,大多数情况下采取保守的方式对亚健康桥梁进行限载,甚至禁止通行。然而无论限载或者禁行均会给使用者带来不便,且所造成的民怨进一步会对决策者带来舆论压力,同时,过度的限载或禁行容易造成资源浪费。因此,决策者面对亚健康桥梁的处理常常陷入两难的境地,如何既安全又充分利用亚健康桥梁,有待深究。

    桥梁承载能力的研究现状主要分为三大类:模型试验研究、现场静动载实验研究和现场实桥破坏性实验研究。模型试验一般需加载至破坏以研究桥梁破坏全过程及其极限状态,其目的有两个:验证设计理论和确定复杂结构的受力状态[2-5]。早在18世纪中期德国工程师Gleiberman首次使用模型试验验证设计可靠性,1846年英国罗伯特·斯坦弗森为修正不列颠桥的设计完成了1∶6桥梁结构模型试验,与此同时,我国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模型试验研究也逐渐拉开序幕,并在近十年取得飞速进步。静动载试验是目前运用最广泛的评定桥梁承载能力的一种方法[6-7]。研究桥梁最理想的途径为实桥原位破坏性试验,但是由于实桥破坏性试验风险大、成本高,所以在这方面实验机会非常稀少。

    本文将以简支混凝土T梁的上部结构梁体构件为研究对象,结合桥梁荷载试验结果,综合考虑了挠度、应变、基频等因素,直观有效地评估梁式桥临界使用承载能力。

    • 在支承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桥梁结构的承载能力最终由材料的抗力决定,以钢筋混凝土桥梁为例,在确保钢筋不被拉断,混凝土未被压溃,即钢筋、混凝土的应变均小于其极限拉、压应变,且桥梁下部结构基本完好的前提下,若要合理使用亚健康桥梁的剩余承载能力,则必须控制应力应变的最大值,避免构件失效。

      在运营过程中,桥梁可能因为材料退化、超重车通行、船舶撞击等,使梁体构件出现开裂、混凝土剥落、钢筋锈蚀等病害,造成有效截面的削弱,进而承载能力下降,此时,认为桥梁进入了亚健康状态[8]。由于加固需要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进行方案论证,若在此期间仍允许桥梁按实际通行荷载运营,则可能使桥梁进一步损坏,甚至发生安全事故,因此,通过限制通行车辆,减少外荷载的方式,是最快捷、最有效和最常用的亚健康桥梁安全保障措施。

      桥梁在受到过大的外荷载作用后,将出现上述的病害,并在设计荷载作用下,处于非线弹性状态。根据大量荷载试验数据,梁体开裂后,其中性轴将上移,由于钢筋的作用,梁体只裂未断,开裂的梁体处于另外一种力平衡状态,并可以继续有限度承载。开裂桥梁在轻荷载作用下,已经受损的构件的受力行为仍近似处于线弹性状态,即该状态下应力与应变的关系符合虎克定律 $\sigma = E\varepsilon $ [9],则应变ε在常系数弹性模量E下,与应力 $\sigma $ 成正比例。而应力 $\sigma $ 与弯矩M、惯性矩I的关系为: $\sigma = My/I$ 。因此,可得简支梁由弯矩产生的应变为:

      $$\varepsilon = My/EI$$ (1)

      构件开裂的直接原因是应力过大,因此,为避免梁体进一步受损,受力关键点在开裂后的力平衡体系中,其应变不能大于设计荷载作用下的应变 $\varepsilon _{\rm{c}}$ ,进而推算使用内力M'。然而,结构受损开裂后惯性矩I'显然小于开裂前的I;而由于中性轴上移,y'也发生了变化。如何定义开裂后的I'y'是我们接下来研究的内容。

    • 现通过改变截面形状,削弱惯性矩的方式,模拟病害对构件产生的承载能力削减效果,并求得其刚度折减系数。通过利用试验荷载作用下,实测的挠度、应变、基频值等,与对应的计算理论值,可推算出桥梁的刚度折减系数。

      结构频率的改变能够反映其刚度的变化[10],故通过建立有限元模型推算出简支T梁桥的理论计算频率 ${f_{\rm{stat}}}$ ,再通过动载试验得到桥梁实测频率fe。根据《公路桥涵设计通用规范》(JTG D60−2015)[11],简支梁冲击力引起正弯矩效应时频率与结构弹性模量E、结构计算跨径l、结构跨中截面抗弯惯性矩Ic、结构跨中处的单位长度质量mc的关系公式为:

      $$f = \frac{{\rm{\pi}} }{{2{l_2}}}\sqrt {\frac{{E{I_{\rm{c}}}}}{{{m_{\rm{c}}}}}} $$ (2)

      由式(2)可以得出桥梁的基频平方与刚度EI成正比。现有fefstat分别为基频的实测值和理论计算值,令 ${\eta _{\rm{f}}} = ({f_{\rm{e}}}/{f_{\rm{stat}}})$ ,则:

      $${\beta _{\rm{f}}} = {\eta _{\rm{f}}}^2 = {({f_{\rm{e}}}/{f_{\rm{stat}}})^2}$$ (3)

      因此,由式(3)可以得出当前桥梁的实际刚度与理论计算刚度的比值 ${\beta _{\rm{f}}}$ ${\eta _{\rm{f}}}$ 的平方。

    • 对简支梁桥跨中挠度,如果是多个竖向荷载作用下,可通过叠加原理求得挠度[12],挠度示意图如图1图2所示,挠度公式为式(4)。

      图  1  简支梁在均布荷载作用下的下挠示意图

      Figure 1.  Deflection of simple supported beam un der uniform load

      图  2  简支梁在集中荷载作用下的下挠示意图

      Figure 2.  Deflection of simple supported beam under concentrated load

      $$ {S_{\rm{stat}}} = \frac{{qx}}{{24EI}}({l^3} - 2lx + x) $$ (4)

      $0 \leqslant x \leqslant a$ ${S_{\rm{stat}}} = \dfrac{{Pbx}}{{6EI}}({l^3} - {x^2} + {b^2})$

      $a \!\leqslant \!x \!\leqslant \!l$ ${S_{\rm{stat}}}\! =\! \dfrac{{Pbx}}{{6EI}}\left[\dfrac{l}{b}{(x \!- \!a)^3} \!+\! {(l \! -\! b)^2}x \!-\! {x^3}\right]$

      由式(4)得出桥梁的挠度值与刚度EI成反比。通过桥梁静载试验测得挠度实测值Se和计算值Sstat,令 ${\eta _{\rm{s}}} = {S_{\rm{e}}}/{S_{\rm{stat}}}$ ,因此得:

      $$ {\beta _{\rm{s}}} = {\eta _{\rm{s}}}^{ - 1} = {S_{\rm{stat}}}/{S_{\rm{e}}} $$ (5)

      因此,由式(5)可以得出当前的实际刚度与理论计算刚度的比值 ${\beta _{\rm{s}}}$ ${\eta _{\rm{s}}}$ 的倒数。

      为了保证桥梁计算的可靠性,通过取挠度与基频刚度比最小值推出桥梁的刚度比β。即:

      $$ \beta = \min({\beta _{\rm{f}}},\;{\beta _{\rm{s}}}) $$ (6)

      推算出实际刚度,即削减后的刚度B'与原刚度B0=I0E0的关系式为B'=βB0=I0βE0

      桥梁因为开裂、材料性能退化等因素,截面的抗弯惯性矩I出现变化。因此,对于折减后的抗弯惯性矩 ${I{'}} = B'/E$ ,并考虑弹性模量E随时间变化的影响[13],则推出:

      $$ {I{'}} = \frac{{{I_0}{\beta _{\rm{}}}{E_0}}}{E} $$ (7)

      以受正弯矩的T形截面为例,其抗弯惯性矩折减的主要原因是截面下缘开裂,因此,应通过削弱腹板高度,以实现开裂后I'抗弯惯性矩的折减。同理,受负弯矩影响,且出现梁体上缘开裂的矩形和T截面应削减翼板厚度;而受剪力影响,且腹板斜向开裂的截面应该均匀削弱各板厚度,以实现抗弯惯性矩的折减。按比例削弱后,截面的质心也会出现变化,其带来的影响也不能忽略。

      通过有限元软件建立桥梁模型,设定在桥梁处于线弹性状态下计算得出的桥梁试验荷载下理论计算应变为该截面控制应变 $\varepsilon _{\rm{c}}$ ,并以此内力值作为亚健康桥梁的临界使用内力。为模拟亚健康桥梁的受损状态,以上述方法对构件的截面的参数进行调整,达到截面折减的目的。折减后的抗弯惯性矩 $I'$ 和新质心位置 $y'$ 代入计算机模型,若以同样的荷载作用在桥上时,桥梁产生的应力(应变)将会增大。

      为避免截面受力过大而出现进一步损坏,通过调整车辆荷载值,减少梁体内力,并使梁体应变小于上述的截面控制应变 $\varepsilon _{\rm{c}}$ ,在此内力值下的荷载为亚健康桥梁的通行荷载限制值,所有通过该桥的车辆不能超过此荷载。从而确定亚健康桥梁的实际使用承载能力和限载指标,使桥梁在限载指标下能安全运营,而且,不会出现进一步损坏。

    • 为验证上述方法的有效性,选取广州市二沙岛西桥作为验证对象,结合桥梁荷载试验历年检测报告,评估二沙岛西桥实际使用承载能力。

    • 本次验证对象为二沙岛西桥15 m跨简支T梁。上部结构由14片T梁现浇而成;T梁梁高1.1 m,其中支点、四分点、跨中断面各有一根横隔梁,共5根。横隔梁与T梁间采用整体方式连结。设计荷载为:汽车−超20级,挂车−120,人群荷载为3.5 kN/m2,混凝土标号为C30。其截面构造如图3所示。

      图  3  简支T梁桥断面图 /cm

      Figure 3.  Section of simply supported T-beam bridge

    • 首先计算出结构在设计活载作用下的荷载效应,然后根据控制截面内力影响线,计算出试验所需的试验荷载。试验理论计算采用Midas_civil桥梁分析软件进行有限元分析,选取具有代表性的桥跨进行试验,有限元模型如图4所示。

      图  4  有限元模型

      Figure 4.  Finite element model

      对桥梁按图5的载位进行加载,在试验荷载作用下,控制截面的理论控制弯矩值、试验荷载弯矩值及荷载试验效率系数见表1;桥梁挠度测点和跨中截面应变测点布置分别如图6图7所示。

      表 1  控制截面弯矩值及加载效率汇总表

      Table 1.  Summary of bending moment value and loading ratio of control section

      跨中载位 设计活载
      内力值/(kN·m)
      试验荷载
      内力值/(kN·m)
      加载效率/(%)
      载位1 231 39.62
      载位2 583 361 61.92
      载位3 574 98.46

      图  5  试验载位1~3加载位置图 /cm

      Figure 5.  Test load position 1~3

      图  8  挠度测点布置图 /cm

      Figure 8.  Layout of deflection measuring points of midspan section

      图  7  跨中截面应变测点布置图 /cm

      Figure 7.  Layout of strain measuring points of midspan section

    • 首次试验的日期是2008年6月19日。本次荷载试验的数据如表2所示。

      表 2  2008年变形测点的实测值和计算值比较

      Table 2.  Comparison of tested result and FEA results of deformation measuring points in 2008 /mm

      测点号 数值类型 试验工况 最大弹性挠度 实测值/计算值(Se/Sstat)
      满载 卸载
      3# 实测值 −6.9 −0.1 −6.8 1.11
      计算值 −6.1 0.0 −6.1
      3-1# 实测值 −9.2 −0.3 −8.9 1.19
      计算值 −7.5 0.0 −7.5
      3-2# 实测值 −5.4 0.0 −5.4 1.26
      计算值 −4.3 0.0 −4.3

      在各级试验荷载工况的作用下,在满载试验荷载作用下15 m试验桥跨挠度校验系数及应变校验系数均不能满足《大跨径混凝土桥梁的试验方法》中关于钢筋混凝土桥梁的要求:

      $$ \beta < \dfrac{{{S_{\rm{e}}}}}{{{S_{\rm{stat}}}}} \leqslant \alpha $$

      式中:α=1.10;β=0.60。

      因此,该桥15 m跨简支T梁桥承载能力和正常使用性能不能满足设计荷载等级的要求。

    • 2008年的检测结论显示,二沙岛西桥的承载能力不能满足设计荷载等级要求。因此,为保障在加固补强之前的安全运营,必须评估其使用承载能力和确定其限载指标。以下是基于该桥2008年的理论计算和实测数据,对限载指标的推算过程。

      1)根据桥梁基频推算刚度衰减程度

      根据式(3),可以得出桥梁的基频平方与刚度正比。该桥的实测频率为5.00 Hz、理论计算频率为4.79 Hz,其比值为0.96,因此,当前的实际刚度与理论计算刚度的比值为0.92,如表3所示。

      表 3  通过实测基频而得出刚度比值

      Table 3.  Stiffness ratio by fundamental frequency result

      ${f_{\rm{e}}}$实测值
      频率/Hz
      ${f_{\rm{stat}} }$计算值
      频率/Hz
      频率比值
      ${\eta _{\rm{f}}} = ({f_{\rm{e}}}/{f_{\rm{stat}} })$
      刚度比值
      ${\beta _{\rm{f}}}{\rm{ = } }{\eta _{\rm{f}}}^2$
      4.79 5.00 0.96 0.92

      2)根据静载挠度推算刚度衰减程度

      根据式(4),可以得出桥梁的挠度与刚度成反比。该桥的实测弹性挠度与理论计算频率的比值为0.94~1.26,平均值为1.19,因此,当前的实际刚度与理论计算刚度的比值为0.84,如表4所示。

      3)临界使用承载能力与限载指标的确定

      根据试验数据,该桥仍具有一定的弹性,并根据式(6),将刚度折减系数β定为0.84。通过调整截面的形状,得出折减后的抗弯惯性矩I',并考虑弹模E随时间变化的影响,进而实现折减初始刚度B0,并达到折减后刚度B'=βB0的效果。简支T梁桥的抗弯惯性矩折减主要原因是截面下缘开裂超限,因此,应通过从T梁下缘为起点,向上削减其高度,以实现抗弯惯性矩的折减。按比例削弱后,截面的质心也会出现变化。二沙岛西桥原T梁截面高度为1.10 m,经过削减计算后,截面高度调整为0.98 m,质心位置上移0.12 m,具体如图8所示。

      表 4  通过实测挠度得出刚度比值

      Table 4.  Stiffness ratio by deflection result

      测点 数值类型 满载 卸载 最大弹性挠度 实测值/计算值(ηs=Se/Sstat)
      3# 实测值 −6.91 −0.10 −6.81 1.11
      计算值 −6.11 0.00 −6.11
      3-1# 实测值 −9.20 −0.30 −8.90 1.19
      计算值 −7.50 0.00 −7.50
      3-2# 实测值 −5.40 0.00 −5.40 1.26
      计算值 −4.30 0.00 −4.30

      图  8  T梁刚度削减示意图 /cm

      Figure 8.  Schematic diagram of T-beam rigidity reduction

      将削弱后抗弯惯性矩和质心位置,重新输入有限元模型,再进行反馈分析计算。同样的设计荷载的作用下所产生的应变,如表5所示。超出了理论值的上限。因此,如果不对该桥进行限载,仍以设计荷载通行,则该桥的裂缝将继续发展,承载能力也将进一步削弱。

      为保障桥梁安全,避免桥梁进一步损坏或发生安全事故,必须对通行荷载进行限制,因此,需要控制关键截面的应力。现将各个关键截面的应变,均控制在小于等于试验荷载作用下应变测点计算结果的范围内。在该状态下,其内力为临界使用承载能力的内力,详见表6。最后,按设计荷载的车队,通过影响线加载,在不超过临界使用承载能力的内力的前提下,最重的车不能超过33.4 t,详见表7

    • 自2008年荷载试验检测后,管养单位根据检测报告的建议,对二沙岛西桥实施限载措施,禁止30 t以上车辆通行。限载通行若干年后,该桥分别于2014年及2017年再次进行荷载试验。从表8表9表10可以发现,该桥跨中截面的关键测点3#、3-1#和3-2#,其最大弹性挠度实测值分别在6.17~6.72、8.25~8.50、5.50~5.90;两年的实测值与计算比值分别为1.01~1.28和1.10~1.37。

      表 5  衰减后试验荷载作用下应变测点计算结果

      Table 5.  Strain value of FE model under the reduced test load /με

      测点编号 试验工况1 试验工况2 试验工况3
      1#T梁 97 188 214
      2#T梁 112 205 257
      3#T梁 164 233 307
      4#T梁 157 220 322
      5#T梁 94 166 313
      6#T梁 65 123 269
      7#T梁 43 83 192

      表 6  33.4 t重车荷载作用下应变测点的计算值

      Table 6.  Strain value of FE model under the 33.4 t heavy vehicle load /με

      测点编号 控制值
      1#T梁 209
      2#T梁 201
      3#T梁 227
      4#T梁 268
      5#T梁 143
      6#T梁 145
      7#T梁 129

      表 7  33.4 t重车荷载作用下控制断面的使用弯矩 ${M_{\rm{d}}}$ 汇总表 /(kN·m)

      Table 7.  Summary of service bending moment of control section under 33.4 t heavy vehicle load

      测点编号 控制值
      支点 0.0
      四分之一跨 171.4
      跨中 212.6
      四分之三跨 168.1
      支点 0.0

      图9表11可以发现,自从2008年对该桥进行限载后,根据2014年和2017年两次荷载试验实测结果,其挠度校验系数略微波动,年平均变化率分别为−6%和1%,变化均控制在10%范围内。桥梁虽然已经处于亚健康状态,但是,其承载能力在10年间未出现明显退化,病害未出现明显发展,桥梁状况保持稳定。说明限载措施使处于亚健康的桥梁既可以继续有限度通行,又有效地防止了外荷载对其进一步损伤。

      表 8  2014年变形测点的实测值和计算值比较

      Table 8.  Comparison of FEA result and test result of deformation measuring points in 2014 /mm

      测点 数值 试验工况 最大弹性
      挠度
      实测值/计算值(ηs=Se/Sstat)
      满载 卸载
      3# 实测值 −6.47 0.30 −6.17 1.01
      计算值 −6.11 0.00 −6.11
      3-1# 实测值 −8.55 0.30 −8.25 1.10
      计算值 −7.50 0.00 −7.50
      3-2# 实测值 −5.70 0.20 −5.50 1.28
      计算值 −4.30 0.00 −4.30

      表 9  2017年变形测点的实测值和计算值比较

      Table 9.  Comparison of FEA result and test result of deformation measuring points in 2017 /mm

      测点 数值 试验工况 最大弹性
      挠度
      实测值/计算值(ηs=Se/Sstat)
      满载 卸载
      3# 实测值 −6.52 0.2 −6.72 1.10
      计算值 −6.11 −6.11
      3-1# 实测值 −8.40 0.1 −8.50 1.13
      计算值 −7.50 −7.50
      3-2# 实测值 −5.90 0.0 −5.90 1.37
      计算值 −4.30 −4.30

      表 10  在试验工况下变形测点挠度校验系数比较

      Table 10.  Comparison of deflection calibration coefficients of deformation measuring points under test conditions

      测点 实测值/计算值(Se/Sstat)
      2008年 2014年 2017年
      3# 1.11 1.01 1.10
      3-1# 1.19 1.10 1.13
      3-2# 1.26 1.28 1.37

      图  9  历年挠度校验系数变化幅度示意图

      Figure 9.  Schematic diagram of change range of deflection calibration coefficient over the years

      表 11  与2008年相比较历年挠度校验系数比较变化幅度一览表

      Table 11.  Rangeability of deflection calibration coefficient over the years compared with 2008

      测点 校验系数变化率/(%)
      2014年 2017年
      3# −10 −1
      3-1# −9 −6
      3-2# 2 11

      二沙岛西桥的承载能力不满足汽-超20的正常使用极限状态,应降级使用[14-15]。参考《上海城市桥梁限载标准》(SZ-C-E02−2007)。桥梁设计荷载为汽-超20的正常使用状态应限载40 t,汽-20的正常使用状态应限载30 t[16],因此,该桥的限载吨位宜在30 t~40 t之间。而方法计算得出的限载吨位为33.4 t,正在此区间内,说明此限载措施合理。

    • 本文展现了截面折减法反馈计算法如何应用于简支T梁限载指标的确定,并经过对验证对象近十年的情况跟踪和反复试验,研究和验证该方法的有效性。研究结果得出以下结论:

      (1)截面折减反馈计算法能有效地定量确定损伤极限状态下的桥梁临界使用承载能力和限载吨位,使限载范围从30 t~40 t,精确至33.4 t;

      (2)针对简支T梁跨中附近出现竖向裂缝的病害特征,采取削减计算模型T梁腹板高度的方法该病害进行仿真模拟,提出需针对不同病害而选择适当截面削弱方式的反馈分析方法,使其计算结果更具有代表性;

      (3)挖掘了常规的桥梁静动试验挠度、应变、基频等数据,使其除了检验桥梁承载能力是否满足设计荷载要求外,还可以定量分析限载吨位,监测桥梁承载能力的退化情况。

参考文献 (16)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